币安2.0时代的危与机

去CZ化的币安何去何从?

币安2.0时代的危与机AI和Web3,接连上场争当一番。

自OpenAI创始人上演现实宫斗剧霸榜头条后,币安的赵长鹏(简称“CZ”)再度接档,成为了全球媒体争相报道的第一人。在重重曝光下,科技界似乎也隐约窥见了时代的影子。

就在前日,币安美国的诉讼落下帷幕,43亿美元的天价罚单创下加密史上最高罚款记录,与之相对的是CZ可能面临的18个月刑罚,而留下的残章是,新1号位的上任、日益严格的审查和看起来前途未卜的币安。

纵观币安的发展史,在CZ的领导下,币安从2017年平台币一度不足0.5美元的无名小卒发展到的如今占据全球市场份额近60%的加密市场巨头,币安给予行业的创新骨血众多,直播运营的玩法、超级客服、开启时代帷幕的IEO、备受瞩目的币安链,编织成了全球覆盖最广的加密网络。

完成去CZ化的币安,在新领导人的带领下是否能延续传奇让行业议论纷纷,而监管在近期的行动,也变得更为扑朔迷离起来。

01

司法部介入,币安完成世纪大和解

11月21日,一则关于币安的消息在行业掀起轩然大波。彭博社方面称,美国司法部正在向 Binance 寻求超过 40 亿美元罚款,作为对其进行长达数年调查的拟议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更多细节得以披露,在周二公开的一份文件中,币安被指控三项罪名,包括洗钱违规、密谋经营未经许可的资金传输业务以及违反美国制裁规定,其中的制裁主要包括未能阻止和报告与恐怖组织的可疑交易。

11月22日,币安紧随其后发布公告,称已经与美国司法部(DOJ)、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TFC)、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和金融犯罪执行网络(FinCEN)就币安历史注册、合规和制裁问题的调查达成了解决方案。

认罪协议与此前公开的文件别无二致,CZ承认违反《银行保密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以及《商品交易法》等行为开展无证转账业务、共谋指控以及违禁交易,其中包括向哈马斯和基地组织等指定恐怖组织提供资金、违反美国伊朗俄罗斯等国家的制裁有关的资金流动的渠道、违法向美国公民提供交易服务。

最终,币安向美国四大监管机构支付了约43.68亿美元的付款,用金钱的力量结束了这一复杂而又漫长的纠纷。

币安2.0时代的危与机币安赔款安置方案,来源:公开资料

回溯整个事件,本次举动美国监管当局显然有备而来。

从调查事件来看,该项调查早在2018年就已开始,经过了接近5年的广泛取证与调查,可用于举证的数据显然已经充足。而选择在该时点爆发,或正与海外连绵不断战争引致的不确定性相关,较为显著的例子是,在认罪协议中大幅度提及的哈马斯恐怖组织资金正是近月来美国官方在数次公开大会中明确表示严打的方向。从政治方向而言,此前币安违规仅仅是围绕钱的流向,但目前更多涉及了国家安全与反洗钱方面,这是美国当局不能容忍的红线,也是和解在目前爆发的主要导火索。

也正是由于涉及到这两块,不同于此前民事诉讼中的人身自由,例如被告在X平台上公开发言甚至反驳,本次司法部的介入直接让事态升级不止一个等级。司法部的进入代表人身的管控与心理上的压力,彭博社曾报道过,赵长鹏本面临最高 10 年监禁,但根据认罪协议,预计刑期不会超过18个月。

认罪协议签与不签,在此刻的选择显而易见。最终的和解方案中也可看到,由于具备执法权,超过一半罚款金额均可由司法部收取,司法部的引入施压效果显著。在之后美国官方口径发言稿中,商务部、财政部均重点强调了币安违反反洗钱AML,并非是危害国家安全。

在CZ发布公开信告别之后,币安前全球区域市场主管 Richard Teng宣布接任首席执行官,正式成为币安1号位。根据认罪协议,他需负责执行美国当局在认罪协议中提出的一系列严格条件,如若违反,将再处以1.5亿美元罚款

至此,币安和美国的历史大和解终于告一段落,但对于币安和行业来说,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02

币安步入2.0时代

从币安管理角度,作为灵魂人物的创始人退场,新上任的Richard Teng临危受命,对于交易所龙头定位的稳定性仍会带来挑战。更遑论CZ这个名讳,对于行业本身而言,就是绝对的行业领军人物,在X平台上,CZ粉丝量高达850万。

“提到币安,我们就会想到CZ,”Asset Reality 的首席执行官艾丹·拉金 (Aidan Larkin) 表示道。而在币安内部,众多员工也表示对CZ的离职感到措手不及。范德比尔特大学法学教授Yesha Yadav更是直接对币安的未来表示质疑,认为“缺乏创新力的币安 2.0 能否吸引到历史上那样的主导交易量仍待考察”。

但另一方面,币安对此现状早有把控。

尽管CZ职务上予以退出,但其股份占比并不会因此而改变,因而在一定程度上仍对公司重大决策存在把控权。这与BitMEX的Arthur Hayes类似,在同样被监禁、罚款且退出1号位后,其再度以顾问的身份回到了BitMEX参与日常运营事务。

Richard Teng的任命实际上早在今年6月就已有传言,其曾是新加坡证券交易平台(SGX)首席监管官,此后又在阿布扎比全球市场的金融服务监管局担任了 6 年的负责人,在合规方向经验硕果累累,而其加入币安2年4个月后晋升5次,这次成功晋升1号位,也是CZ和币安早有预料的结果。

一位与Richard 共事过的人士表示,“他被选中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币安在已有地基的基础上构建房屋,币安接下来需要做的所有事情,他都有第一手经验。” CZ与何一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Richard Teng工作能力的满意,何一更是在采访中直言“我认为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职业经理人,自从他加入币安以来,他的范围一直在不断扩大,我们都很喜欢和认可Richard。”

仅仅是作为臂膀的认可与1号位的决策仍相差甚远,通过自身专业实现合规不难,但更为重要的是,如何推动币安的创收与市场份额的保持,毕竟在此前被监管的一年中,币安已经被 CoinbaseRobinhood等美国本土合规企业赶超,失去了美国多数市场份额。

“对于机构来说,币安并不是必需品。机构会选择在受到严格监管的实体进行交易,无论是芝商所还是其他实体,交易载体可选择性很强,”罗森布拉特证券高级研究分析师安德鲁·邦德表示由于非法活动受到限制,币安市场份额很有可能会减少。“如果你从事非法活动,当你的所有活动都受到监控时,为什么还要选择在币安上进行交易?

但对于知晓情况的合作伙伴而言,CZ的出逃似乎已然是最好的结果。

“我并不担忧币安的未来,”一位使用该交易所加密货币做市商的负责人说道。“司法部的处罚和 CZ 下台几乎是全然可预见的,我原以为结果会更难以估计,例如在交易罚款中加一个零,毕竟美国具备追捕所有高管并将其入狱的能力。“从这点看,CZ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毕竟已经摆脱了困境。”他补充道。

另一位做市商负责人也认为没有CZ“对公司本身来说或许是好事”,原因是“迫使企业成长并带来新的想法,且是在没有绝对家长监督的情况下进行尝试”。

市场表现也与舆论表现一致,在判决完成之后,行业呼声最高的是币安的赔款代表着行业的阶段性胜利,但市场用脚跟票仍然明显。

币安2.0时代的危与机7天内BNB价格走势,来源:币安

据数据提供商Nansen数据,受用户资金安全的影响,24小时币安交易所的净流出额超过 6.5 亿美元。尽管如此,作为龙头老大的币安,价值坚挺度仍不可小觑。与之对比的是,一年前竞争对手交易所FTX 倒闭时,资金流出高达60亿美元。从平台币BNB走势也可见一斑,尽管受此消息影响下跌14.5%,但此后再度回升,现报236.69美元,7天仅下降4.33%。

03

行业合规的临界点

从行业来看,本次和解短期会造成市场动荡,但长期而言利好更为凸显。众多行业人士认为在针对币安完成诉讼后,合规将进入新阶段,这也为日后合规机构的进场奠定基础,对于即将迎来审批的比特币现货ETF意义重大。反映到现实,不仅SEC委员Hester Peirce近日再度作出“SEC没有理由阻碍现货ETF”的表态,贝莱德也开始与SEC接洽商讨ETF细节。

现货ETF的通过已成时间问题,但监管与合规的现实可能也并未如想象般美好。

从币安来看,尽管币安与美国达成了和解,但与SEC的诉讼并未告一段落。行业人士表示,SEC的指控对币安的业务至关重要,其指控称币安为未经注册的证券交易所,并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现金与CZ拥有的一家独立交易公司混合。如果SEC胜诉,币安将需要承认在其平台上交易的加密货币是证券,这将大幅增加监管成本。

而就在近日,SEC再度起诉 Kraken,指控这家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在未向监管机构注册的情况下非法作为证券交易所运营,并混合客户资金,这一指控实际上和此前币安与Coinbase如出一辙。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执法部主任Gurbir Grewa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指控 Kraken 违反证券法,从投资者中通过商业手段非法获取数亿美元。这一决定导致其商业模式存在利益冲突,使投资者的资金面临风险”。

根据SEC的投诉,该交易所有时持有价值超过 330 亿美元的属于客户的加密货币。引用的 Kraken 审计师 2023 年进行的研究,该公司存在记录保存问题,导致 2020 年至 2021 年期间有关用户资金的财务报表(包括托管账户)出现“重大错误”。银行账户由于这一“内部控制缺陷”,持有客户资金的银行偶尔会被用来支付运营费用。

在此之前,Kraken就已与SEC和解过数次,最近的一次在今年2月,Kraken终止了其面向美国客户的加密货币质押即服务平台,并支付3000万美元以了结SEC对其提供未注册证券的指控。

重复的诉讼与和解陷入了拉锯战,Coinbase也借此机会再度指责SEC拖延其提出的新加密规则请愿书。但从严重性而言,SEC民事诉讼的性质,注定交易所与其之间的斗争还将持续多年。

币安2.0时代的危与机币安和解后何一在微信群内的发言,来源:公开社群

以此来看,监管方与加密方似乎站在了对立面,监管方认为交易所同时承担托管与清算角色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加密方则认为过渡严苛的监管并不适用于新兴行业。而在派系斗争日益激烈的美国,围绕资金流量的加密立场又更为复杂,共和党与民主党之争也将进一步影响到行业的发展。

但不论对于币安还是行业,合规的走向已经十分清晰。CZ不必抛头颅撒热血,花钱买到了自由;离开了CZ的币安也迎来坎坷的新生,但只要向着合规方向迈入,结束了诉讼的币安脱掉了历史的包袱,尽管仍有诉讼遗留,但进可攻后可守,不仅仍有机会杀回美国抢占合规市场,也可持续向边缘地区扩张影响力,再不济也仍有守成的能力;而行业的发展,在迎来可预见性的比特币现货ETF后,也将进入下一个阶段。

至少从目前来看,散户、机构与从业者,每个人都有光明的未来。

参考文献:

FT:Binance’s crypto dominance under threat after loss of founder Changpeng Zhao;

Coindesk:‘They’re Playing a Game’: What New Yorkers Think of the SEC’s War Against Crypto

显示验证码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